总是要克服拖延症这个问题嘛~写文会自卑,水彩才刚刚摸到门道……填词不准和跑调,我会努力克服哒……写评是春天刚开发的技能……恩,你看啊,是都在起步阶段呢……【说自己是个渣就那么难吗?!orz……反正……我会努力哒……w
对了呢,我爱TFBOYS
虽然是最近刚刚喜欢上,但估计也不会变了
耽美作者里喜欢非天夜翔,tangstory,艾菲尔
萌的西皮是仙流,鼬佐,冢不二【所以是不混二次元好多年orz
音乐方面,喜欢吉他,钢琴,小提琴…伴奏的歌曲,或者是,纯音乐
粤语最爱陈奕迅
中文最爱周杰伦
英语最爱Coldplay
其实好听的歌都喜欢啦

孤老

大概是突然出现在脑子里的一个固执的骄傲的老人形象,有个十分孝顺但是代沟太深的孙子,孙子试图打开老人的话匣子,总是问一些非常愚蠢的问题,至少老人觉得他的孙儿愚不可及。可能老人平时是个很沉默的人,喜欢抽烟,一言不发的一个下午,烟头可以攒满一个烟灰缸。孙儿见状就对着老人哭闹,课本上说了,抽烟不好。老人蛮横又易怒,对着孙子几欲发作。每次只能忍着火气,给孙儿讲,天上的云彩地下的昆虫枝头的鸟鸣,分别是田里怎样的征兆。这个时候是农忙了,你没见过青青的田野唷。讲话的时候,他家对着一条繁华又恶臭的街道,车流的噪音一声比一声响,老人的声音几不可闻。孙子眼睛亮亮的,其实什么也不能理解,什么也记不住。他只是看着老人,...

不想与某殊途同归

那么喜欢一个人总是不好的。也不能描述为“她的命里有这么一劫”,很早以前,故事的主角就很自觉地不与她多加联系了,凡是觉得可能会麻烦她的琐事,凡是有一丁点要与她接触的可能,主角就警觉起来,近乎不近人情,不给自己一点机会。摆正心态摆正位置,毕竟已经得到过明确的拒绝。在这个大环境和小环境都态度明显的时代,主角也不会让她感到为难。于是一个人揪心的时刻很多。

比如说,当主角觉得自己的命运总是不经意和她相关的时候,总是发散性地走到了很远的地方,有了不同的爱好,却还会有共同话题,却还能在久别经年的时候感同身受。某种程度上,主角因为“殊途同归”而为自己悲哀。就由着自己的心意,由着命运的纠缠,带着痛苦幸福,未免不是...

自我反思

其实我真的是个什么三次元西皮都吃得很开心的DD党,甚至是吃了西皮就能连带着喜欢很多人。大概是一种很浅薄的友善,也不想深究现实,看谁都可爱。但是很奇怪的,这几年一直在反思同人创作和现实之间的界限。越想越多,而且是真的会生气的,有人跑到真人面前去提西皮就会把我吓得半死,深感大难临头,命不久矣。并且想拉着提及西皮的人同归于尽٩(ᐛ)و

(٩(ᐛ)و我是在还债吧,冤孽啊,初中高中的时候,活得太自我中心了,的确对很多同学都不够尊重。也不知道现在这样走上另一个极端的做法,是不是在自我救赎。也许更想重新活一遍,毕竟我是这么讨厌当时的行为。⋯⋯折腾啊。)

现在大概对“不上升真人”特别认可,几乎是当做准则一样的,我...

一小段读后感&脑洞

在看《儒林外史》,从夏天一直看到现在,还未读完。这书看似絮絮叨叨的,像是通过人物之间微小的关联,给那个时代的文人绘众生相。两三章了结一个故事,人物繁多,世俗的出世的,取巧的忽悠的正义的质朴的,甚至是由好变坏的,都是人性的切面。
鲍文卿和向道台的故事真挚淳朴,可能是除了序章王冕之外,最喜欢的故事了。都想写同人展开一下,毕竟少年时期的知遇和倾慕没有写,只是写了他俩对于读书人的敬意,求情与报恩,非常懂道义。
开篇就是四十几岁的文卿和具体年龄不明的向道台,寥寥几语又是十年光景,接着就是小辈的姻缘,也不过两三年吧,文卿身死。太快了啊⋯⋯
尤其感伤那句“我如今老了,你的胡子却也白了许多。”
在阶级划分很分明的时代...

辜负

有时候真是在品味“辜负”。因为胆怯辜负自己,因为犹疑辜负了对我的支持。如果现在已经害怕,告知自己走不到未来了,还站在这里干嘛呢?赶紧回家还省一点钱。
有时候想得太多,区区小事可以把时间耗尽,我扎根在我的游移不定不够果敢里,寸步不离,是注定无作为的。给自己判死刑。这时候更加能体会到辜负了,那些热切的期望,殷殷地望着我,而我躲在不透光的黑夜里,直到目光暗淡呆滞,习惯了平庸地潦倒着将就着,精疲力竭。

1 / 13

© 喜灵就是玺霖的谐音啦 | Powered by LOFTER